Latest Blog

Comments: Comments are Closed

Categories: 未分類

By: admin

番茄社区免费

圓胖子一路小心翼翼的往前行進,云楓臉色微沉的跟在后面,一路之上身上尊皇八級的氣勢沒有絲毫遮掩,無妄之森一片寂靜,圓胖子感受著身后尊皇八級的強勢威壓,渾身頻頻跑出冷汗,姑奶奶啊,你要不要這么生氣啊!

曲藍衣和沐滄海則是走在云楓身后,兩個男人皆是專注的看著云楓背影,臉色都是有些沉重,“我一直在想,她背負的是不是太多了,如果能夠替她分擔一些也是好的。”

沐滄海淡然的話讓曲藍衣略微轉頭看了一眼,眼神又轉回去,“你能為她分擔的,就是不拖累。”

沐滄海本就冷的臉猛然一僵,接著點點頭,“你說的是,我能夠做到的就是不拖累她。”

曲藍衣看著前方那道倔強背影,輕笑,“無論怎樣,她的背后都會有我。”

沐滄海異色雙眸微閃不再說話,三人一路往前行進走到了無妄之森深處,圓胖子探頭探腦的看了看周圍,指了指前面,“風、風大人,就是那里了。”

云楓黑眸望去,前方是一處雜草亂石堆砌的地方,走過去往地面一瞧,在雜草亂石的中間是一處看上去并不明顯的傳送陣,經過時間的刻刀已經逐漸模糊,云楓不禁皺眉,圓胖子見到立刻開口,“這、這的確是傳送陣,只不過,很久不曾用過了,有沒有危險、能不能成功……這都不好說。”

“不如,你先進去試試。”曲藍衣走過來,一腳踢到圓胖子身上,圓胖子一個咕嚕就往傳送陣滾去,在他的一聲驚呼中身子已經納入了傳送陣的范圍之內,瞬間,那模糊的傳送法陣陡然發出一絲亮光,圓胖子嚇的立刻從傳送陣上滾下來,生怕一個不小心就這么被傳走了,他可是才尊皇二級,這要是被傳進去就是個死!

“不會有詐吧。”沐滄海走過來,冷眼看著圓胖子,魔獸生性狡猾對人類也是不抱好態度,這魔獸或許是在詐他們也說不定。

圓胖子立刻搖頭,“我怎么敢詐風大人!我、我又不是嫌自己命長……”

云楓掃了一眼圓胖子,在這凌厲視線下圓胖子猛然咽了一下口水,“風大人,我說的是實話,我有幾個膽子也不敢騙您,這傳送陣在我來到這里之前就有了,只不過不知道是人類還是魔獸留下的,一直都不曾啟動過,不過自古相傳,這傳送陣就是通往您說的那片區域。”

云楓半瞇起雙眼,圓胖子身子一個緊繃!“風、風大人,我說的的確是實話!我們魔獸雖然有些狡猾,但在強者面前絕對不會作假!”

俏麗多姿短褲配吊帶妹妹生活照

這句話云楓倒是信了,雖然魔獸生性狡猾,但遠遠比不上人類的狡詐心思,在絕對實力的壓制下,魔獸必然不會作假,這點要比人類好上太多。

“看他的樣子的確不像,方才那傳送陣也發出亮光,證明還能啟動。”云楓看了眼傳送陣,開口說道,曲藍衣冷冷一笑,黑眸鎖住圓胖子,“如若你說的有半個錯字,以我們的能力自然也回得來,到時候保護好你這身皮肉!”

圓胖子的臉皮猛然抽了好幾下,臉色發青的看著面前的這三人,他媽的,這三個都是祖宗,他惹不起還躲不起么!再說了,他所知道的也是聽來的,如若他真說錯了,豈不是死的太冤了!

“走吧。”云楓說了一句,已經站在了傳送陣之上,曲藍衣和沐滄海也是走過來站入其中,傳送陣在三人站定之后陡然發出了狂猛亮光,接著一陣恐怖的空間力量瞬間開啟,沐滄海不禁驚呼,“空間要撕裂了!”

云楓和曲藍衣當下都是涌出精神力保護好自己,接著一雙無形大手狠狠將三人面前的空間撕開一道幽深裂縫,一股恐怖吸力瞬間就將三人吸入里面,接著,被撕開的空間裂縫下一秒再度恢復原樣!

“呼——!”圓胖子被剛才的空間之力已經掀飛到一旁趴在地上,亂石和雜草飛的遍地都是,當一切都恢復平靜之后,這才狠狠呼口氣出來,摸了一下圓臉上的汗水,“總算是走了……”

云楓三人被瞬間吸納進了空間裂縫,這并不是傳統的空間傳送,空間傳送是建立在空間通道的基礎上,多了很大的安全性和穩定性,然這一次他們卻是在裂縫中前進,其中的危險可想而知,還好云楓如今已是尊皇八級的實力,不然的話是要被這扭曲擴張的空間之力瞬間撕碎了。

“云楓,你沒事吧!”沐滄海咬著牙吼了一聲,現在三人正在裂縫中急速飛馳,耳邊響起的都是莫名的嗡鳴之聲,周身的景象也是扭曲不已。

“我沒事!”云楓高聲回答,咬緊牙根伸出手,一只握住曲藍衣,另一只手則是牢牢扣在沐滄海的手上,曲藍衣黑眸一閃沒說什么,沐滄海則是吃驚的看著云楓。

“抓緊!這一次不能再分散開!”云楓拼命吼了一聲,將兩人的手握的更緊,曲藍衣緊緊的握住云楓溫暖柔軟的手,沐滄海感受著傳入自己掌心的那股溫暖,心頭一動,冰冷的手指一個用力,握緊!

“知道了!”曲藍衣和沐滄海皆是如此回答,兩人眼中都是帶著溫暖笑意,云楓紅唇勾起,三人并肩而行,在這扭曲無盡的空間裂縫中不斷前進,沐滄海看著周圍的景象,不禁眉頭深鎖,云楓開口,“沐滄海!這空間裂縫的盡頭你能看到么?”

沐滄海濃眉更緊,“還不能!這空間裂縫延伸太遠,那傳送陣看來是一位強者自己另行開辟的!這空間裂縫雖然空間之力盡是扭曲,好在我們三人的實力不低,在這中間通行危險并不高。”

“個人另行開辟?能夠單獨開拓這種東西的,除了耀光還能有誰?”曲藍衣開口,云楓和沐滄海皆是一怔,沐滄海眼眸沉下,“若論空間的掌控能力耀光前輩要比這人高出很多倍,絕對不是耀光前輩所為。”

“哼,不管是誰,那人既然開辟了這條通道,自然也是和我們同樣的目的地,如若這人沒死,我們還能再見上一面。”曲藍衣呵呵一聲笑,話語中有些調侃,圓胖子來到這里之前就有了,這人如果還沒死,怎么著也是個很老很老的老家伙了。

“不管是誰,我們如若找到也是要感激一番了。”云楓笑道,沐滄海這時猛然大喊,“準備好,這空間裂縫似乎快要到盡頭了!”

云楓猛然抬眼,前方的空間扭曲已經到達了極致狀態,三人皆是穩住心神,暗自咬緊牙根,拼盡全力,往前方沖去!

“唔!”空間之力的扭曲擴張之力在云楓三人身邊作用,三人皆是感覺自己的身體猶如散架一般,已經完全不受自己大腦支配,一股被扭曲的疼痛從四周的空間傳來,不斷擠壓的身心,云楓只覺得胸中的氧氣快要被徹底擠空了!如若遇到劈開這空間裂縫的人,她是要說感謝還是要先揍上一拳現在已經不好說了!

更加狂猛的精神力涌出,云楓只覺得身子猶如破繭而出的蝴蝶一般,從滿是荊棘的路上一躍到了一片廣闊天地,那令人恐怖、惡心的空間之力瞬間消失,迎來的是一片舒心爽朗!

“看來,我們已經到了。”曲藍衣的聲音傳來,云楓穩定心神黑眸掃向四周的景象,這是一片郊外荒野,可以說是寸草不生,地面干枯龜裂,時不時的有蟲子自地面上的裂縫中爬過,放眼所及之處,均是這般景象。

身后的空間裂縫在吐出三人之后瞬間合攏,沒有留下任何的痕跡,沐滄海吃驚的看著眼前這蕭瑟荒蕪的景象,“這就是……所謂的內域?”

“不,這不是內域,按照那圓胖子的話,這里應該是實力圈之外的區域。”云楓看著周圍,深深吸口氣,實力圈之外的地域居然是這般景象,她著實是沒有想到。

“這四處好似沒有人煙的跡象,這里應該是實力圈之外地域的最外圍。”曲藍衣開口,聲音有著一絲低沉,云楓黑眸一沉,實力圈之外也是有著等級劃分、實力劃分,沒有實力的人自然是要被排擠到更加殘酷的地方。

“我們先去找找,可否有村莊、城鎮之類。”云楓說完,縱身往高空一躍,已經站在高空之上,更是將眼下這片荒涼的全景收入其中。

“說的也是,先找個人問清楚。”曲藍衣和沐滄海皆是飛到高空之上,三人御空而行看著下方路過的景象,無一例外皆是一樣的景致,一樣的荒無人煙,三人走了約莫有幾個消失,觸目之及仍然沒有新的景物出現。

“這片區域似乎比中域還大?”曲藍衣皺眉,走了這么就還沒有脫離可見面積之廣,云楓的黑眸細細看向下方,不放過任何一個細微之處,心中也是頗有感觸,“這個世界本就廣闊,內域這般也不足為奇。”

“那里好像有人?”沐滄海猛然發現了什么,曲藍衣和云楓皆是看去,在一片荒涼土地的某個角落,的確有兩個人影在那,而在兩人的不遠處好像露出了城鎮的一角。

總算是碰到人了,云楓心中松口氣,三人當下從高空落下直奔這兩個人影而去,走近一看,居然是一老一小,鬢發斑白的老人帶著一個看上去僅有幾歲的小姑娘,兩人皆是大汗淋漓的樣子,手中拿著東西不斷在地面的裂縫中動作,似乎在找什么東西。

“老人家。”云楓走過去輕喚了一聲,小姑娘聽到立刻躲到了老人身后,帶著明顯的防備和害怕,老人則是轉過身,看到面前的這三個年輕人老人不免疑惑,“你們是……”

“我們途經此處有些迷失了方向,還望老人家能夠指點一下。”云楓彬彬有禮的問,老人上下打量了一下,抬手指了指,“再往前行進一天,你就能夠到達暮靄村,你可以先在那里稍微休息,暮靄村有車夫,你到時候讓車夫帶你去想去的地方即可。”

“多謝老人家。”云楓拱拱手,老人擺擺手,轉過身繼續做自己的事情,曲藍衣走上去看著老人和小女孩兒手中拿著的東西,挑眉,“你們這是在挖掘礦石?”

老人警惕的看了曲藍衣一眼,曲藍衣看到這眼神不禁笑了,“別多想,我就是問一聲罷了,你看我們三個像是缺礦石的樣子。”

老人冷冷一笑,“你們三個富家子弟自然是不會明白我們這等人,既然問好了路就趕緊走吧!”

老人身后的小女孩兒探頭看了云楓一眼,覺得這個姐姐看上去很好也少了剛才的害怕情緒,云楓看著小姑娘異常干凈清澈的眼睛,微微一笑,手腕一轉,一枚高級礦石出現在手中,走上前要交給小姑娘,卻被老人擋下。

“你要做什么!”

“老人家,你為我們指路這自當是我的一點心意。”云楓將那枚高級礦石塞到小女孩兒手中,小女孩兒看著手中閃著晶光的礦石不禁開心的捧到老人面前,“爺爺,你快看!快看!”

老人一看不禁心中一驚,這居然是高級礦石!當下又多看了云楓幾人一眼,這小姑娘身穿樸素但自有一番氣質,原本以為她是尋常富家子弟,卻是沒想到一出手就是一枚高級礦石!她到底是什么來頭?

云楓呵呵一笑,“老人家,多謝。”再次說了一聲感謝云楓真身就要離開,老人站在那里想了一會兒猛然出聲,“你們三個年輕人,等一下!”

云楓三人停下腳步,老人輕聲嘆了一口氣,“剛才是我眼拙,對你們的態度有些惡劣,不過這高級礦石我們不能收,就算收下也會帶來無妄之災。”

云楓皺眉,看著老人和小姑娘身上的穿著的確寒酸,想必家境不是很好,想了想開口,“如若高級礦石太惹人注目,老人家覺得地基礦石如何?暮靄村可以兌換礦石的地方?”

老人一怔,隨后搖頭,“我知道你的好意不過還是算了,這地方也挖不出礦石我也是抱著空希望,既然你們也要去暮靄村,我們就一同回去吧。”

曲藍衣微挑眉峰,“老人家是暮靄村村民?”

老人點點頭,拉起小姑娘和云楓三人一同往前走去,“看你們三個的樣子,似乎是外來者?”

云楓輕笑,“老人家說的不錯,我們三個的確是初來咋到。”

老人嘆氣,“世事變遷真是無常啊,我看你們三個皆是不凡,定然會讓家族再進入內域之中。”

云楓三人沒說話,老人也不再多問什么,小姑娘跟在爺爺身邊探頭探腦,云楓對著她友好笑笑,小姑娘臉莫名一紅又躲到爺爺身后,悄悄探出頭也對著云楓羞怯一笑。

在去往暮靄村的路上云楓已經打定了主意,初入這片陌生地域雖然很為急切的尋找云家總部,但不能輕易暴露自己為云家人的消息,云家既然是遭人黑手,她就要看清楚究竟有哪些黑手,到時一個都不會放過!云楓這個名字暫時不能暴露,還是用風云比較妥當。

“到了。”老人指了指前方,一個小村子就在前方,老人帶著云楓三人走近暮靄村,一些村民看到云楓三人也沒有多問什么,倒是見到了老人皆是低語,“怎么樣,你挖到礦石沒有?可是最后的期限了,周家那個敗類今天又過來了……”

老人苦澀笑了一下,沒說什么僅是擺手帶著云楓三人一路往前走,“前面就是車夫住的地方,你們要去哪兒去那里,只不過要去城里,你們要有通行證,否則是進不去的。”

“通行證?”云楓挑眉,老人點點頭,“在這里要想有好的生活、好的實力、好的條件,都只能在城里實現,像我們這種人是根本進不去的。”

“老人家,通行證要去哪兒得到?”曲藍衣開口問道,老人呵呵一笑,“憑你們的實力,應該能夠輕而易舉得到才是,每座城外都有公布欄,上面有怎樣得到通行證的條件,只要滿足自然會有人發給你們。”

老人轉身要帶著小姑娘離開,就在這時一伙人自前方走來,見到老人猛然揚聲大喝,聲音異常刺耳,“老家伙!是不是活膩了!低級礦石呢?今天可是最后的期限了,如若你還是交不上的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!”

老人當下將小姑娘往自己的身后一檔,“周少爺,十枚低級礦石對于我們家來說根本就拿不出來,就算我把這條老命賣了也沒有這么多,你看能不能寬恕我幾日,我……”

“呸!”為首的青年吊兒郎當的走過來,狠狠在地上吐口痰,云楓見了不禁皺眉,“你個老東西!讓本少爺寬恕你可以!先把她給本少爺玩兩天!”青年猛然將老人身后的小姑娘拖出來,小姑娘當下被嚇哭了,“爺爺、爺爺!”

老人上前想要去救自己的孫女,青年卻是狠狠拖著小姑娘往前一拽,“他媽的,不識好歹的老東西!本少爺看上這臭丫頭是她修來的福氣!讓本少爺玩幾天也是你們家祖上積德了,哈哈哈哈!”

“慢著!”一道聲音猛然響起,青年轉頭手里還死死拽著小姑娘的手臂,小姑娘的手臂被拽的立刻腫了好大一塊,滿臉都是淚痕,一雙淚眼看著云楓,說不出的讓人憐惜。

“你是誰?敢這樣和本少爺說話?”青年看向說話之人,當看到云楓的臉時心里陡然竄出一抹火熱,和手里這臭丫頭相比自然是這個美人兒更合他意,青年眼里那貪婪齷齪的念頭讓云楓眼神一冷,“放開她。”

青年流氣一笑,“放開這臭丫頭可以,美人你要陪我一天,如何?”

“人至賤則無敵。”曲藍衣的話讓青年當下惱羞成怒,“你又是哪根蔥!敢說本少爺!”

“放開她,這位老人家要交多少低級礦石,我來給。”云楓的話讓青年猛然皺眉,老人看向云楓,“這位姑娘,你大可不必……”

云楓輕笑,“老人家你對我有恩,我自然要報答。”

老人眼神一閃,云楓掃向青年,“我說了,放開這個小姑娘。”

青年本想不放但迫于云楓眼神的壓力這才放手,小姑娘立刻跑到老人身后躲了起來,青年這才正眼瞧向云楓,上下打量幾番也是知道云楓看上去不像是個好惹的,他倒是有幾分腦子。

“低級礦石?這老家伙已經托了幾年的礦石沒有上交了!讓我算算,怎么著也有一百枚中級礦石了!”

“你胡說!我明明……”

云楓擺手讓老人不要再開口,黑眸掃向青年,“一百枚中級礦石?”

青年裂開嘴角,“一百枚中級礦石,少一個今天我就讓這臭丫頭成為兄弟們的解渴對象!”

小姑娘立刻又被嚇哭了,老人更是臉色慘白,強盜!卑鄙無恥的強盜!居然敢這樣獅子大開口!

云楓紅唇冷笑,手腕一轉,兩枚高級礦石被隨手一拋落在青年腳邊,青年見到不禁睜大眼睛,那是……高級礦石!青年身后的一群跟班見了也是兩眼放光,高級礦石啊!

“一枚高級礦石是替老人家還清上繳礦石數目,而另一枚則是買你的磕頭認錯!”

青年一聽當下臉色鐵青,兩枚高級礦石掉在地上他撿是不撿!撿了明顯就受她侮辱,不撿……那可是高級礦石!這個小村子能有中級礦石就不錯了,更何況是高級礦石!

曲藍衣和沐滄海皆是冷笑的看著這青年,對付這種人出手都是臟了自己,他不是喜歡獅子大開口?那就用他想要的東西狠狠羞辱!暮靄村的村民們也被這動靜吸引了過來,這可是難得一見的好戲場景,這個周家敗類在這里作威作福不說,糟蹋了多少人家的好姑娘,暮靄村的村民們是心中恨的不行,現在可有了一場羞辱他的好戲,當然不得不看!

青年看著四周漸漸聚攏的村民,心中更是羞惱,一雙眼惡狠狠瞪著老人,老頭子,你有種!等這人走了之后看我怎么對付你!青年隨手撿起地上的一枚高級礦石,然后很為不舍的看著另一枚,最后終是忍不住撿了起來,“老家伙,本少今日饒了你!今后咱們走著瞧!”

將兩枚高級礦石快速收起,青年帶著一伙人迅速離開,云楓冷眼看著他的背影,心中已經有了幾番思量,看戲的村民們當下都是笑了出來,笑聲嘲諷不已,青年的臉是紅一陣白一陣,灰溜溜的快速跑了。

“姑娘,你……”老人嘆口氣,云楓走過去,摸了摸小姑娘滿是淚痕的臉,“無妨,我還有一些事情要請教老人家,可否去老人家坐坐?”

老人一怔最后點點頭,四周看戲的人還在議論紛紛,云楓三人已經跟在老人身后離開,沐滄海皺眉低語,“云楓雖然解圍,但也埋下禍根。”

曲藍衣冷笑,“那周家敗類之所以這么猖狂,自然是上面有人,小楓楓看透這一點,況且難不成還能袖手旁觀?以我的個性或許會如此,但以小楓楓的個性,你覺得她會視而不見?”

沐滄海輕笑,“我知道,但有些時候幫得了一次未必能夠幫得了一生。”

“這就不是小楓楓能夠顧忌的,出手相助僅是善舉,如若被幫之人從此以為高枕無憂,那出手相助也沒有任何意義。”

沐滄海沉默許久不再說話,老人帶著三人走到一間很為破爛的小院前面,“到了,雖然這里破爛了些,好在還能夠住人。”老人笑的有些勉強,云楓也未說什么大方的走進去,挑了一個地方坐了下來。老人原本要泡壺茶水被云楓攔下,小姑娘跑到別處去玩了。

“老人家,可否將這里的情況仔細說一下,為何你們要上繳礦石,這是誰規定的?”

老人悠悠嘆了一聲,“誰規定的?自然是一層壓一層,一層剝削一層,我只嘆為何不生活在云家管轄的區域之內……不然的話……”

“云家管轄的區域之內?”云楓的心陡然滾燙起來,老人點頭,“是啊,這片區域之內有十城,每座城都是有著附屬的一片地域,城里自然是有一個大家族坐鎮,管轄所屬區域,我們這個暮靄村是歸姜家所在的姜城管轄,而周家也是姜家的狗腿,隨意才在暮靄村這般猖狂。”

十城……看來這片地域的情況要比想象的還要復雜,云家既然管轄一片區域,看來在這片地域的身份也是不低。

“老人家,聽你方才話中口氣,好像很盼望生活在云家的管轄之地?”曲藍衣在一旁低笑問道,老人落寞的笑了幾聲,“這十城之內的百姓恐怕沒有一個不是這么想的,云家管轄的區域百姓和睦、安家樂業,也根本不會有什么上交礦石的說法,云家公私分明、對百姓極好,又有誰不愿意生活在那?”

云楓聽了這話心中一片感動,這就是云家……光明磊落做事、堂堂正正做人的云家!她一直都以這個姓氏為傲,一路走來心中的執念也是因為這份親情的牽絆,走到如今,云家果然沒有讓她失望半分!為這樣的家人拼盡一切,值得!

“這么說十城之內,除了云家管轄的云城,其他九城皆是有著定時上交礦石的做法?”曲藍衣皺眉,老人又是嘆氣,“是啊,所以說啊,云家這么做是為了百姓好,但也為此樹立了不少敵人,其他九城看云家不順眼的可是很多,不提其他城單單是那姜城,就已經將云家恨到骨子里了。”

云楓雙眸沉下,云家的做法的確為自己樹敵,然云家有自己的堅持,也不會因為別人如何就動搖自己,絕不會同流合污!云家就是這般倔強啊……

“照此看來,云家如今的形式并不好過。”曲藍衣很為擔憂的看了一眼云楓,老人又是嘆息,“是啊,云家雖說是從實力圈之內被排擠出的家族,但看實力和底蘊根本不是其他家族能比的,我真是納悶,為什么這樣的家族會從內域之中出來呢?”

云楓的雙拳握緊,別人不會明白,然而她能懂!懂云家遭受到的一切!懂云家人自己才懂的心酸!

“老人家,這內域之內的家族也是在不停變動對不對?”一旁的沐滄海出聲,也是云楓最想問的問題,老人點頭,“這點雖然我不知道的不多,但卻是大事情,好像每隔一段時間十城家族就會有一次選拔,拔得頭籌的家族就會重新進入內域,而內域之中也會有家族被排擠出來。”

“哼,一來一往倒是公平。”曲藍衣冷笑,云楓開口,“老人家你可知道到底是怎樣的選拔?”

老人尷尬一笑,“姑娘啊,我只不過是一個小村子里的老頭子罷了,這樣的事情我怎么可能會知道,我甚至連去看的機會都是沒有啊。”

“無妨。”云楓淺笑,的確這個問題的確有些難為老人家了,這樣的問題自然不必文他,這個問題她早晚都會知道!不過在此之前她要徹底弄清楚,這十城之內到底有多少家族是對云家存狠心的,有明的自然也會有暗的。

敵人站在明處不要緊,就怕有小人在背后捅你一刀!

“哦對了對了,雖然這里是小地方,不過選拔的事情卻是轟動的大事,我聽說這一次的選拔似乎提前了!”

老人的話猛然點醒云楓,怪不得云家只剩下兩年時間!怪不得時間會如此緊迫,竟然是選拔提前了!曲藍衣暗自思索,“照時間看來,也只有不出六月時間了。”

不出六月時間……足夠了,在回到云家總部之前,定要弄清楚所有明里暗里的敵人!云楓心思沉下,最壞的打算無非就是九對一……

“老人家,我們看來是在這里多叨擾幾日,不會叨擾到你吧。”云楓笑笑,老人一怔自然是明白云楓相護的心思,不禁心中一片感動,“姑娘,當然不叨擾,真是麻煩你了啊……”

云楓搖搖頭,看著在一旁玩的很開心的小姑娘不禁笑,老人家這么想要去云城,這一次她會帶他們去往云城,過上平安富足的日子!云楓暫且在暮靄村停留幾天,一是為了防范那周家敗類再下狠手,二也是為了了解一些她想知道的情況,然她卻是沒想到,那周家敗類如此迫不及待,當天晚上就已經登門了。

夜半人靜,云楓三人自然不需要休息,修習到如今地步生理機能已經可以隨意調控,就算幾個月不眠不休也是無礙,云楓本想著要趁夜色出去走走,卻是想不到有人已經登門造訪了。

“悄悄的給我進去搜!看到那老家伙還有那臭丫頭就悄悄的捆起帶出來,看我不折磨死他們!如果碰到白天的那女人,就搜她有沒有空間戒指!隨便出手就是高級礦石,她定然有著不少,如果這一次能夠那到手獻給姜家,周家必定會穩步青云!”

云楓三人根本無需移動就聽到了門外的低聲細語,云楓冷冷一笑,手掌一揮瞬間空間封鎖籠罩住了老人和小姑娘,云楓站在高空之上,冷眼看著下方偷雞摸狗的幾人,黑眸里盡是冷意。

“小楓楓,殺這些人臟了你的手。”曲藍衣在一旁冷言,沐滄海出聲,“我去解決他們。”

云楓勾唇笑,“不用,他們這么辛苦就是為了找我,我自然是不能讓他們失望了。”說完,身形已經閃身自高空落下,曲藍衣寵溺的搖頭輕笑,和沐滄海兩人站在高空看這場好戲。

“少、少爺,不見了!”幾個手下搜了一圈愣是什么都沒看到,周家敗類一愣,“不見了?怎么可能!你們一個個都是瞎子么!”

“少爺,真的不見了,這里面一個人都沒有!”

周家敗類不禁皺眉,不對啊,那三人如果離開還說得通,那老蠢貨還有那臭丫頭如若離開,他不可能發現不了!怎么會不見了!周家敗類白天窩了一肚子火晚上本來想著要狠狠折磨那一老一小,現下卻是沒找到人當下窩火更甚,推開一群嘍啰大步走了進去,“他媽的,本少爺就不信你們兩個還能長翅膀飛了不成!”

“喲,這是在找什么?”聲音響起,周家敗類腦袋猛然往旁邊一轉,就看到從角落里緩步而出的云楓,月光在她身上灑下淺淺銀光霎時美麗,然在他眼中卻帶了點害怕味道。

“你還在這里?”周家敗類低聲開口,云楓呵呵一笑,暗夜中的那雙清澈黑眸閃爍著點點光良就如寶石般璀璨,“沒等到你,我怎么能走?”

周家敗類一聽當下退后一步,“你想做什么!我周志高可是周家的大少爺,我周家可是姜家的左膀右臂!你若傷了我姜家不會放過你,就算你有再多的礦石也沒用!”

云楓看著周志高臉上滑稽惶恐的神情,神色未變還是那樣淺淺微笑,周志高見云楓這樣的態度不禁心中更是發毛,“我告訴你!姜家可是十城家族之一,這里是姜城管轄的地盤!”

“就算如此,又當如何?”云楓懶洋洋的問了一句,周志高當下惱羞成怒的高喊,“你若敢動姜家的人,你背后的家族也會跟那爛貨云家一樣,被打擊成如今這幅破落模樣!你……”周志高的聲音猛然間卡在了嗓子眼,云楓此刻已是一臉陰云,那閃著點點光亮的黑眸猶如暗夜的夢魘,讓周志高口不能言!

“你剛才說我什么?說我擁有再多的礦石也是無用?說我動不得你周志高,這個周敗類?”美麗的五官染上凝霜,云楓看著面前面色慘白的周志高,沒動身形,卻已讓他不得動彈!

“你們、你們快上……”周志高抖著聲音喊著,卻后知后覺的發現跟在身后的那群嘍啰們早就跑的無影無蹤,周志高暗罵一聲都是一群廢物!心跳如鼓,也想著要拔腿狂奔卻是莫名動彈不得!

“周敗類,云家不是你這等小人能夠妄議、更不是姜家那等貨色可以相比的!還有……”云楓突然就笑了,一枚顏色通紅的戒指出現在她手上,周志高瞧見雙眼猛然瞪大,嘴巴大張!“召、召、召喚……”

“吼——!”一聲野獸的嘶吼傳遍整個夜空,驚動了暮靄村的所有村民,火云狼巨大的身形出現,那雙閃爍著殺戮殘暴的狼眼盯著渾身發抖的周志高,周志高此刻抖著嗓子結巴不成樣子,召喚師三個字硬是說不出來!

“我擁有的可不僅僅是礦石而已。”云楓黑眸垂下,火云狼已經猛然睜開大嘴朝一臉呆滯的周志高撲去,瞬間,火光四起!

周志高的慘叫聲因被紅色的巨型火焰徹底吞沒,最后只剩下燒焦的一副人干倒在地上,小火很為嫌棄的掃了一眼,“主人,對付這樣的敗類,我覺得惡心。”

云楓輕聲一笑,周志高剛才的話倒是讓她確信不少,姜城姜家已經對云家出手!云楓緩步邁出庭院之外,看著郎朗夜空之上的清冷明月,小火的身子一躍跟在云楓身旁,云楓輕聲低語,“小火,今晚的暮靄村似乎冷了些。”

小火咧嘴一笑,一口閃亮的狼眼露出,“那么,主人認為應當如何?”

云楓瞧著某個方向,紅唇勾起,“自然是要填上一把火,讓這暮靄村好好暖一下了。”

第二日,老人和小姑娘起床之后發現云楓三人已經離開,看著桌子上那幾枚閃閃發光的礦石老人心中一緊,怨恨自己昨晚怎么睡的那么沉,剛跨出門就聽到了在暮靄村一夜之間飛傳的消息,在暮靄村一直仗著姜家橫行霸道的周家,在昨夜已經成為了一片廢墟!所有人一個不剩全部死在了這場莫名其妙的大火里!

老人聽的震驚,不由自主的看向握在手中的幾枚礦石,眼神閃了幾閃,一張清麗面容浮現在腦海中,姑娘,你到底是何方神圣?番茄社區免費

標簽:

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基本 六台宝典图库免费资料 单机免费打麻将单机 天天棋牌游戏官方 二分时时彩预测 黑龙江快乐十分规律 贵州体彩十一选五走势图 火箭vs勇士2019 河南麻将怎么打的 九乐棋牌游戏金币版下载 河北11选5规则及奖金 腾讯天天捕鱼 腾讯麻将来了下载 舟山星空棋牌官方网站 四川快乐12技巧万能六码 连码是指什么生肖 广东11选五走势图